您的位置 首页 综合

断缴员工社保?宝能造车现状大起底

[本站 行业] 这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

 早上8点10分,宝能汽车某部门,一场晨会正在进行。员工进门签到之后,一排排笔直站立在电视前。崭新的电视机上,放着宝能版的《新闻联播》,这是宝能员工每天清晨必须观看的新闻大事速览。

观看完毕,一个人起头,大家唱起了宝能集团的“司歌”。当然,也会有员工只张嘴不唱歌,被旁边的主任抓到之后,处以200元罚款。唱完歌,领导带头喊起口号:“信仰、信念、信心、信誉!”“发展产业,回报社会!”喊完口号后,在场的所有人举起双手,连拍三下,大家一齐喊出四个字――“我爱宝能!”

此时,分针刚刚过了8点30分,正式上班的时间到了。员工们朝楼上走去,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至于那些“正式上班时间”才来到公司的员工,由于没能在晨会上签到自己的名字,只能被迫“乐捐”100元。

伴着晨曦,宝能汽车开始了新一天的运转。这个手持两个汽车品牌、五座造车基地的房地产造车集团,在业内被视为“快节奏造车”的典范,拿地建厂一气呵成,出手颇为阔绰。只不过,和此前不太一样的是,宝能汽车员工们在工作之余频繁拨打维权电话,办公楼周围经常出现“不速之客”,造车基地周边也加强了戒备……

这一切变化,还要从2020年2月说起。

本站

从断缴到裁员

2020年春节刚过,司龄多年的李强,像往常一样打开“工资查询”页面。但让他惊诧的是,原本应该这个月按时上缴的社保,并没有汇入到他的社保账户。

李强询问了HR,对方说,在下个月公司一定会为大家补交,请大家放心。李强悬着的心这才稍稍放下,“这么大的公司,还能拖欠我社保吗?”

时间来到了2021年。宝能汽车非但没有补缴员工的社保,反而连公积金也一起断掉。李强对本站表示,截至2021年4月,宝能汽车已经断缴了他14个月的社保,以及4个月的住房公积金。

这一消息,同为宝能汽车员工的吴婷给予了证实。吴婷描述说,从2020年2月开始,宝能汽车大多数员工都经历了“社保断缴事件”,即使社保金一分不少的被公司从工资中扣除。

本站

『社保金被一分不少扣除』

在“打工人”的世界里,断缴社保与公积金是很严重的事。当然,宝能汽车的员工们不是没想过办法。一些人选择拨打劳动保障电话“12333”进行举报,这一部分员工在很短时间内得到了社保补缴,只不过,大多数人会选择在社保补缴后离开宝能。

本站

『一位员工的医保账户显示未被缴纳医保』

原本这场“社保断缴事件”只是水面下的暗流,大多数人还会选择朝九晚五,正常上班。但2021年新年前后的“年终奖”,则彻底让宝能汽车内部掀起了“舆论的海啸”。

在2021年的新年,宝能汽车的员工没有如愿等来合同上早已标好的“14、15薪”,而是收到了一份特别的“年终奖”――腊肠、陈皮、酱油、水杯。这些礼物用很夸张的大盒子包裹着,寓意着宝能汽车员工一年的收获。

本站

『宝能年终奖』

各个社交平台上,大家对于年终奖的不满逐步发酵,演变成一场声讨宝能汽车的舆情危机。一份广为流传的资料显示,315晚会期间,宝能汽车公关部如临大敌,全员24小时在线以应对舆论,资料中点名了“社保、公积金”等问题。

本站

『宝能内部预案』

唯一保持云淡风轻的,只有宝能的企业文化团队。当“讨薪潮”愈演愈烈,他们波澜不惊发了一条内部推送――“知道你焦虑,所以送你一堂理财课。”

本站

『宝能向员工推送理财课』

有内部员工对本站透露,2021年7月份起,宝能汽车会将员工的公积金缴纳比例与社保基数下调至当地最低标准。然而现实证明,断缴社保公积金之后,裁员也接踵而来。

李强在等待了14个月之后,没能等来公积金社保的补缴,却等来了HR的谈话。宝能汽车HR委婉地表示,公司想和李强解除劳动关系。在宝能汽车,一场裁员风暴正在暗自酝酿。

有很多人是不情愿被宝能汽车裁员的,但是宝能汽车的HR有各种办法让员工离开公司。李强透露,这些方法包括但不限于“试用期员工不通过试用”、“制定一套胡乱评定的绩效考核成果强制让人走”、“降低待遇进行隐形裁员”等。

本站

『宝能澄清“裁员”』

虽然宝能汽车在3月向外界回应“裁员为谣言”,公司正在对组织结构进行“优化”,但该公司不甚体面的“大规模优化”已经变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有人在惶恐裁员什么时候会降临在自己头上,有人在传“西安研究院将优化40%员工”。当然,更多已经被“优化”的人,都在做着同一件事――等待迟迟未到的“优化补偿”。

在发稿之前,吴婷对本站说,事情渐渐好转起来。就在4月,宝能汽车为她补缴了2020年的社保,虽然2021年的社保至今还在拖欠,但她已经感到满足。“就像有人用鞭子一直打你,突然有一天不打了,你就会很开心。”

宝能汽车缺钱了?

“以前从没出现过这些事。”

在交流中,吴婷回忆起了自己刚刚来到宝能汽车的2018年,那时正是宝能汽车最“风光”的时候,“2018年宝能汽车的状况还算不错,宝能总部也很舍得投入。”公开资料显示,在2017年,宝能斥资66.3亿元收购观致汽车51%的股权,随后增持至63%;2019年和2020年共斥资32.3亿元获得长安PSA的100%股权。

虽然公司在一直宣称“资金充沛”,但吴婷能够清晰感受到,总部对汽车板块的投入力度在不断下滑。吴婷说,没有为员工缴纳公积金和社保只是压缩开支的一部分。“对于内部,宝能汽车一直在各个层面省钱。”

一位直营店的销售,感受到了公司压缩开支的力度。“当初承诺的5%销售提成,说没就没,销售顾问的提成每个月都在变,能少就少,能不发就不发。有人垫了3万做车展,报销直接拒付,说是没达到KPI。”

本站

『观致汽车经销商』

宝能汽车对内采取了压缩成本的措施,对外则是拖欠供应商货款。吴婷说,“之前做一个项目没给供应商结款,后来供应商过来闹了才给钱,上海、深圳那边都有。”

一份名为《关于通过新车抵扣形式结算市场推广各项营销费用的申请》的宝能汽车内部文件显示,各地均存在供应商物料制作、广告投放等市场相关费用拖欠现象。文件申请“以新车抵款”的形式交付费用,换句话说,供应商拿不到钱,只能拿到车。“现在的情况就是,要钱没有,要车随便拿。”吴婷说。

本站

『宝能汽车内部文件』

但略显奇怪的是,在开源节流的大背景下,宝能汽车有些支出则会让人摸不着头脑。在研发方面,有员工透露,宝能汽车在和供应商签合同的时候格外大方。他提到,宝能有一款车想要修改非关键部位的部件支架,供应商开口便是100多万元的费用,双方还很顺利地签订了合同。

吴婷表示,这种事情在宝能汽车司空见惯。“虽然宝能在开源节流,但是只要项目符合规章制度,无论价格多离谱都可以签,反正也不会很痛快地给供应商钱。”

同时,宝能汽车还在一些核心媒体大手笔刊发广告。

本站

『核心媒体大手笔刊发广告』

吴婷透露,当下宝能汽车要做的,就是全力冲刺IPO,以求得生存。与宝能汽车相比,早一步上市的恒大汽车伴着新能源股票热炒的东风,市值早已水涨船高逼近6000亿。

2017年收购观致汽车时,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曾宣布,将连续5年每年向观致汽车投资100亿元,用于新产品研发。而现实是,这4年时间除了观致7之外,观致品牌没有拿出其它售卖的产品。宝能汽车资金紧张,依靠推出新车型来实现“自我造血”格外重要。

数据显示,2018年,观致汽车全年销售6.32万辆。2019年,观致汽车全年销量下滑至2.29万辆。再到2020年,观致汽车累计销量共1.21万辆,销量持续下跌。况且算入销量的车型多为宝能的“自产自销”。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观致汽车累计亏损超过120亿元。

根据当初宝能收购观致的协议,宝能集团将旗下的共享汽车租赁业务“联动云”同观致汽车的销售连接在一起,“联动云”需从观致汽车完成采购。一位联动云的员工说,“车全堆在了联动云这,真消化不动了。”

本站

『联动云车辆』

但销量走低的同时,宝能汽车却规划了庞大的产能。分别在西安、广州、昆明、杭州、武汉五地规划了汽车项目,总投资规模大约1300亿元,规划总产能达到200万辆量级。如果再加上常熟、昆山、贵阳等地的项目,其规划总产能将达到300万辆级。

“300万辆级”意味着什么?根据2020年数据,国内销量最大的汽车企业一汽-大众,全年销量为216万辆。

同时,宝能汽车建厂也并非一帆风顺。以宝能汽车广州生产基地为例,这座2017年末奠基的工厂至今已经建设了3年多,但仍未完工。而在汽车行业内,同等大小的生产工厂,建设周期一般为2年左右。

内部发生了什么?

李强见证了整个宝能汽车在1年半的时间内,从300多人扩张到3000多人,一场前所未有的“造车大戏”在这家房地产公司上演。根据李强的观察,宝能汽车有很多团队都是由其他主机厂整建制加入,并做着原来的工作。

这样安排有一定的好处,团队可以尽快熟悉业务,加快造车进度。不可否认的是,在宝能汽车扩张的过程中,给出了业内较高的薪资待遇,由此流入了很多一流工程师,这些工程师在业内属于“顶尖水平”。李强说,之前还有一个小鹏汽车创始团队的“大神”来到了宝能汽车。

不过,“能不能把优秀工程师招募来”与“能不能利用好优秀人才”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话题。

“天天辛苦到半夜的工程师大有人在,但从项目进度上看,因为集团内部阻力不断,所以项目流产严重。”有内部员工对本站透露。

本站

『宝能汽车新车亮相』

之前这名员工经历的一个项目,原本一切顺利,却只因为该项目的主管离职,主管所辖的所有项目被全部停掉了,人员只能归入到其他项目去。“每个人都感觉到可惜,那个项目真的很好。”这名员工说。同样,在李强的部门,有个项目制造出了若干台试装车,但最后仍免不了下马的结局。

除了项目频繁流产,宝能汽车内部繁琐的审批流程也影响着公司的运转。宝能汽车直营店一名员工对本站说,如果想发起一场营销活动,流程审批十分繁琐,从提交到审批约为1个月,而优秀的主机厂可以在7天之内搞定。“市场营销本是靠时效性来完成工作,需要随机应变,马上做出决定。”

在交流中,多位员工都对宝能汽车有“效率低”的印象。应届生想要拿到三方证明需要4个月的时间,即便是社招进入宝能汽车的员工,在面试之后仍需等待3个月才能得到offer;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宝能内部只有纸质文件能供审批。

李强说,如果有一个“懂造车的人”站出来统揽全局,事情会好办很多。“但目前没这样的人,或是这样的人权限还不够高,各个部门只能各自为战。”

低效造成的直接影响就是车型研发进度受阻。“现在的情况就是,摊子铺得很大,围绕GX16还有上下各一款车在同步研发,但进展缓慢。”李强告诉本站,“GX16原计划今年11月量产,但按照现在的研发进度很难如期实现。”

另有内部员工称,原计划今年3月份宝能汽车将举行品牌发布会,发布高端品牌“宝能汽车”与logo。目前logo已经确定,物料在制作中,但发布会遭遇了延期。这位内部员工说,延期或是因为“款项问题”。

本站

『近期被曝光的宝能汽车GX16试验车』

社保断缴危机还未渡过,宝能汽车的车轮依然在泥泞中向前。有位员工和本站讲到,“在宝能汽车,你要应付很多工作之外的杂事,安安心心搞研究真的很难。”

一名研究院应届管培生,入职之后需要到线下直营店当几个月销售;每个部门都有卖车指标,不少卖不出汽车的部门只能和4S店合力作假;有些部门甚至自己给自己送锦旗,以求领导的刮目相看……

在宝能集团2020年的一次座谈会上,姚振华说宝能将大力培养优秀的青年人才,提供资源为他们的成长、成才给予全方位的帮助和支持。而实际情况是,台下优秀青年被迫花费半天的时间来训练一件事。那就是统一从凳子上站起来,向姚老板鼓掌致敬。

“总之,这不像是一家车企的做派。”李强说。

最后选择坚守在宝能的吴婷,这样形容自己的日子:“刷刷淘宝,照顾领导,一天就过去了。”而离开宝能入职新公司后的第一个清晨,李强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他说,这是自由的味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